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pgxq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军旅之缘——“黑兵”  

2008-04-10 09:49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军旅之缘——“黑兵”

这张照片,是1974年我随师宣传队深入部队演出时拍摄的,照片上的靓女,是前面短文“命运之神”恩赐的“俊男靓女们”的其中一位,她曾是一位“黑兵”,现在她又是某市唯一的一位女工商局长。她的成长,是从“黑兵”开始的。尽管那只是短暂的一瞬,可就是这短暂的一瞬,体现了“机遇+努力=成功的道理”。下面,不妨占用你点时间,通过我战友的自述,看看她在那个年月,是怎样与军旅结缘的:

 

军 旅 之 缘 ——“黑兵”

 

        1972年我高中毕业,作为走资派(黑五类)的子女,面临的唯一出路就是上山下乡。在那个寒冷的冬季,我怀着焦虑、惶惑、无奈的心情,等待着命运的安排。126号(周五)学生返校,我被叫到校长办公室,校长告诉我:“xx部队来招文艺兵,考虑你声乐较好,学校和市文化局推荐你去参加面试。当时,尽管我内心非常激动,但由于我的政治背景不红,所以我对当兵这事还是没有非份之想。只是觉得好奇,就跟着去了。那时,只记得我当着校领导的面,为几个军人,唱了几首我平时喜欢的流行歌曲。其他,再没敢多想,没有多问。事后,不管怎样,我回家还是把它当作一件趣事告诉了父母。父母听后,也感觉是件好事,可思来想去,感到这样的好事,不会掉在我们这些人的头顶上。为此,全家人就未把这事放在心里。可让你想象不到的是,在隔了两天的星期一下午,一个自称xx部队宣传科科长的军人来到我家,告诉我已被批准入伍了,但由于部队属保密单位,详细情况不便介绍,只告知部队所在地是兰州市跃进村。并拿出一封介绍信和一张火车票,让我第二天下午坐火车去河西走廊的XX火车站,到站后会有人接。这事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,让我们真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 当天晚上,全家人都无法入睡,反来复去的分析,摆在我面前的这块馅饼,能是真的吗?往年征兵,那是家喻户晓,人人皆知,层层把关,严格审查。可本次招兵,怎么仅凭一首歌、一封接头信,就能神神秘秘当了兵呢?是不是其中有诈?一家人真是六神无主,不知所措.可再一想,人家李科长,与我们非亲非故,大老远找上门来,不但没骗我们什么,反而,给买了车票,开了介绍信,交代了部队的地点。再看人家,办事又是那么认真、老诚,不像是个骗子。去不去呢?去吧,怕上当;不去吧,想想当时的处境和将要面临的出路,又觉得放弃这个天赐良机,那真是太可惜了。过了这个村,就再也没有那个店了!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,我决心孤注一掷,去!不去怎么能知道行与不行呢?再说,朗朗乾坤,光天化日之下,又能出什么问题?何况人是活的嘛!(当时胆子够大的了,现在可是绝对不敢呵!)不行,权当到外面见了见世面!这一想法,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。

    第二天,我怀着提心吊胆的心情,带着全家人的嘱托,踏上了西去的列车。经过15个多小时的奔波、劳顿,于12月11号清晨5点多钟,到达河西走廊的XX火车站。当时,列车还未停稳,我就听见了站台上,好像有人在喊我,可在昏暗的灯光下,在茫茫的人流中,我却不敢答应。一直喊到第六声,我才朝着喊声走去。这个人就是密电码中的接头人高干事。(当时我还以为他就叫这个名子呢)看到高干事,我激动得热泪盈眶,尽管他还在生我没及时回应的气,可这时,我已有见到亲人和到了的新感觉。特别是高干事,带我到部队招待所,换上了崭新的军装时,我高兴的心情,至今也让我难以形容。

   东方的太阳已冉冉升起,我和高干事,迎着朝阳,按时踏上了去往目的地的军用列车。在列车上,放眼窗外,只见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,方圆几十公里内,见不到什么生灵,偶尔有一两簇红柳和骆驼草,从车窗口急速闪过,列车在荒漠中行进。时而,我在隆隆的车轮声中,不断回想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又一幕。下午1点多钟,火车终于停靠在一个漂亮的小城边的车站上。看到这里的高楼大厦,美丽的环境,我从内心感到高兴,心想,老天爷真是有眼,把我安排在这样一个地方。可没等再想下去,高干事却说,这里是东风十号(小北京),不是我们的驻地,我们要去的是八号。那里要比这里艰苦得多,你要有思想准备。

   大鼻子闷罐车,载着我们又上路了,正如高干事所说,部队驻地的环境实在是太艰苦了,只见公路两旁,没有绿色,没有生气,只有满眼的土黄色。下午4点左右,在我的视野中终于出现建筑物。此建筑,是一种半截在地上,半截在地下的干打垒,怎么?这就是部队的军营?还没等我回过神来,汽车到站了。我还没有下车,就见女兵班的11个人(其中有先到达的7个人)都在向我招手。好像在迎接远道而来的亲人。我又一次流泪了,并在内心高喊:到军营了,我当兵了!直到这时,我忐忑不安的心,才算平静下来。

    我们这些新兵的到来,无疑给宣传队增添了新鲜血液。我们这些被新招的10名黑兵,也着实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.但是,春节过后(那年的春节是元月六号),谁也不会想到,军委指令我们所属部队,要把我们这些黑兵立即退回。原因很清楚:1972年,部队根本不招兵,而且我们手续不全,不符合规定.此事传开后,宣传队里立刻炸了锅,我们这些黑兵,尽管每天都投入到紧张的节目排练当中,可还是哭天抹泪,六神无主,惶惶不可终日,整天被那顶"黑兵"帽子,压得喘不过气来,一直这样提心吊胆的过了六个月。直到七月上旬的一天晚上,宣传科李科长急急忙忙来到宣传队,开会通知军区正式批准我们正式入伍了(过后,才知道师首长做了大量工作,也承担了很大的责任)。这时,我们激动地抱在一起欢呼跳跃:我们终于可以摘掉"黑兵"的帽子了!我们终于成了一名真正的军人了!!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